「該死,雖說是下午茶。這火鍋還真是貴...」

結束完聚會要回家的路上,我一邊在心中詌譙著,一邊騎著我的金豪邁在省道一號奔馳著。



大雨像天空破了個洞似的傾洩而下...

「該死,上班要遲到了」

冰冷的領口再抱怨著三千元買的安全帽擋不住碧利斯無情的攻勢。

透過鏡片,雨水模糊了視線...



...屏東到內埔,短短的25公里車程變的如此漫長,尤其當你一邊騎一邊還要擔心排氣管會不會進水的時候。



三個車道變成了兩個車道;兩個車道變成了一個車道;「禁行機車」的黃色警示字,被一台台的機車壓過,閃爍著紅黃綠三色的綠色燈柱,不知道自己為何被豎立在路邊。



別怪我們,若是機車道淹水淹到大腿,我相信你寧願到快車道上跟大貨車搶車道的,不過水再淹上來一點的話,我就要去跟行道樹搶安全島了... 



雨勢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,水位卻漸漸的升高,無論四輪、二輪,還是兩隻腳東西的現在通通都卡在這邊了。



「該死,這樣下去不行...」

對面已經縮減成半個車道了,我想應該是沒機會趕上打工時間了,將鑰匙往左邊轉約莫30度,化油器打卡下班,引擎隨即陷入了沉默。



我拆下了雨帽。

然後不知道是對雨帽有仇;還是對排氣管有仇,用雨帽堵住排氣管。



「該死,水好像很深...」

這是廢話,不然好好一個一號省道上面怎麼會沒車在跑?



可是,下判斷必須要快、狠、準。



雖然身為一個男人,太快不好;萬一沒防護,太準也令人傷腦筋...但是此刻不快狠準,就會像那些牽著一台台死火的車過來的衰小人一樣。



我帶著我的金豪邁衝過那淹到膝蓋的積水,衝到了對面的千越加油站。



...

這邊要是還被淹到,那屏東應該就不在地圖上了吧...


五分鐘經過,跟店長講今天打工大概沒辦法去了之後...

十分鐘經過,跟加油站店員比誰可以把飄來的椰子丟最遠之後...

二十分鐘經過,跟副理談談新勁戰有多醜後...

三十分鐘經過,問出了可愛的販賣部會計姊姊讀哪邊後...

四十分鐘經過,聽了新光保全的阿伯抱怨沒辦法準時上班後...

五十分鐘經過,叫了對面的清心外送被罵幹後...

在分針回到了3,也就是60分鐘前它所在的位置後...

雨依舊沒打算要停;水依舊沒打算要退...



我穿起了雨衣,在得到副理車子借停一晚的同意後,便決定涉水回家。


幹!又不是沒有花三個半小時從屏東走到潮州上學過,這邊走回家了不起花一個小時,沒在怕的!



一路走阿走的,濺起的水花弄濕了five up的運動短褲

「噗通!」

NOKIA 6110i 第三次泡水,不知道等等回家有沒有辦法第三次復活



一台一台衝過去的小客車,造成的不是漣漪,而是波浪

「該死,你們油門最好不要放!」我看著車尾水中噴出的泡泡咒罵著



眼前看到一對應該是父子的人在推著車 ...

藍白螺旋槳花紋,那從二戰開始就以引擎技術為傲的德國車現在只是十多噸的累贅

一個人似乎沒辦法在大水中推車,所以當老爸的要下來幫忙

但是沒人幫忙操控方向盤又會讓車子偏掉,於是推一推老爸還要衝回去控制方向盤

看那位大哥穿著不方便運動的襯衫、吃力的在雨中推著車

看起來真的很費力,他整個人呈現45度角的姿勢推著車

一個沒站穩鐵定落水 ...... 雖然我覺得它應該已經落水過了

...論狼狽度,我覺得我們差不多,但是至少我還有件雨衣...



「要幫忙嗎?」

雖然這對父子都不是正妹,不過你們擋到我的路會讓我很傷腦筋的

難得沒要打工了,我趕著回家ar。趕快幫忙推開我想應該不會耗多少時間

那位大哥微笑著跟我點個頭

寫著325i的白色行李箱上於是多了兩隻手

該死的,這麼難推你到底怎麼一個人推的?





時間好像又更漫長了

但是都開始幫忙了突然不推走人又說不過去

就好像同人誌劇情裡面把人弄濕了卻不○○一樣過分




「要幫忙嗎?」身後傳來這句這樣的話


雖說多了一個助拳人...

不過三個人推也沒有說輕鬆到哪邊去,但是說沒幫到忙是騙人的

那種感覺就好像隊友中離前還幫你買了把鑄槌一樣

就在此時,背後傳來了另一聲:



「要幫忙嗎?」



推了不知道有沒有一小時,終於推出積水外了

這邊有警察柏伯在指揮交通,狀況好點了

一台台拖吊車拖著一台台死火的車回去,難怪別人說颱風天完不要買中古車



「那就醬囉,你們回家要小心」

行李箱上最右邊那雙手的主人笑著走開了



「那我也在這邊走囉,我朋友在前面等」

來幫忙的第二個人也走開了



我看著那位一開始就在、推的最賣力的大哥,想說它怎麼不坐上車休息等他爸打電話...



沒想到他跟那位我原本以為是老爹的人說聲「掰」就走掉了...



開著bmw的老爹跟我說:「謝謝,你們都是好人」

這卡還發的真大,還一次四張。

雖然盈盈前幾個月有跟我說,讓我知道我是一個好人

不過我到了現在這下才真正注意到:這世界上好人也不少呢!



到了隔天,朋友載我回到千越加油站牽車

已不狼狽的我看著我已不狼狽的金豪邁

幾聲咳嗽聲之後,引擎順利的發出令我放心的聲音



我想起了昨天親切收留遇難者的加油站副理...

我想起來昨天那些不求回報幫助陌生人的大哥



不禁覺得,人性本善果然不是說假的,我們的社會還是有希望的



於是,我閉上眼睛,在心中想著:











「幹!我的安全帽勒!??」








※初發表於巴哈姆特TALK, Sun Jul 16 00:24:31 2006


創作者介紹

黑貓老師

黑貓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禁止留言
  • syt7513
  • 被對面的清心幹走了...~囧rz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